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香港一点红彩霸王牛魔王 >  正文
相恨相杀百年巴以又起新冲突外长王毅:欢迎在华直接谈判
发布日期:2022-01-14 17:33   来源:未知   阅读:

  上周四(5月13日),加沙一栋五层楼房的业主突然接到了以色列国防军打来的电话。对方告知他,该楼房即将遭到轰炸,要求他立即撤离。

  业主一脸错愕,但无力回天。他做了最后的挣扎,问:“会轰炸楼前面还是楼后面?”

  时隔7年,以色列与加沙地带的战事又起。在过去一周内,加沙的巴勒斯坦武装组织“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吉哈德)向以色列发射了3100枚火箭弹,以色列当然也不示弱,总理内塔尼亚胡表示,开战以来,以色列共摧毁了加沙1500个目标。

  铸剑为犁行路难,冤冤相报何时了,对于新一轮的战事,一位中东问题专家私下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巴以冲突他在遗憾中充满了无力感,甚至到了不想动笔再写一篇评论的地步。

  原因很简单,自2005年以色列国防军撤出加沙地带后,以色列与加沙就发生过五六次大型的武装冲突,而小型的摩擦更是无以计数,几乎每日每周都有发生,而这背后的逻辑却一直没有太大变化,绕不开的是百年冲突的血泪史和大国投射的阴影。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王晋表示,此次战争预计将会与此前多场冲突类似,是一场有限度的战争,即以色列不会全面占领加沙,而是会通过军事打击,削弱哈马斯的军事实力,同时表达以色列的愤怒。

  以色列与加沙地带武装组织的冲突持续了15年,而进一步向前追溯,在这片仅仅2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犹太人和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已经相恨相杀了百年。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巴勒斯坦地区由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管控,这里的居民大多数是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也有少量犹太人。一战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土崩瓦解,英国掌握了这片土地的控制权。当时锡安主义(也称“犹太复国主义”)思潮已经从欧洲兴起,其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犹太民族“民族之家”的主张,最终在1917年部分借助“贝尔福宣言”获得了英国政府的认可。

  到了20世纪20年代,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与大量犹太新移民的矛盾就此展开,由此在中东地区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世纪炸药桶”。他们争论的逻辑基础在于:犹太人认为这是他们的民族起源之地,而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却说这里是他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如今过了百年,双方的子孙依然在这一逻辑的基础上争论,稍有不慎就再度引爆“炸药桶”。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孙德刚表示,而此次引爆的具体原因,在于以色列在斋月期间限制巴勒斯坦人前往耶路撒冷老城的宗教圣地,在东耶路撒冷敏感地区驱逐阿拉伯居民等。

  在今年斋月,以色列警方以安全和防疫为由在耶路撒冷老城大马士革门等地设置路障,限制巴勒斯坦民众进入耶路撒冷老城,以减少斋月期间前往圣殿山祈祷的巴民众人数,引发巴民众广泛不满。在以往斋月期间的晚上,大马士革门通常是巴勒斯坦年轻人的聚集场所。

  而另一条导火索在东耶路撒冷谢赫杰拉社区(SheikhJarrah)。以色列政府先前根据其有关法律要求居住在赫杰拉地区的十余户巴勒斯坦人搬离,为犹太人建设定居点腾出空间。

  由于谢赫杰拉问题,大批巴勒斯坦民众从5月7日起前往老城阿克萨清真寺抗议,与以色列军警发生冲突。到了10日,这天恰逢以色列纪念1967年占领耶路撒冷全城的“耶路撒冷日”,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警察的冲突急剧升级,有200多名巴勒斯坦人和多名以色列警察受伤。

  终于作为声援,加沙地带以哈马斯为主的武装组织也加入了冲突。从10日傍晚到深夜,他们向以色列发射了超过150枚火箭弹,以色列当然立即开展报复行动,当天空袭了哈马斯位于加沙地带的多处军事目标,战事由此拉开。

  同时,除了上述两条导火线外,今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都面临着选举,也都有利用冲突来为自己阵营加分的倾向。

  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孙德刚表示,内塔尼亚胡希望利用冲突来竖起民族主义的大旗,获得国内右翼势力的支持,从而可以作为看守总理继续执政。

  当前以色列正在经历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政治危机。在不到两年时间内举行了4次大选,自今年3月大选以来,以各党派至今未能成功组建政府。以色列的政治乱局仍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而在巴勒斯坦方面亦是如此。巴勒斯坦当局在15年来首次举行大选,不过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主席阿巴斯在4月30日宣布,因以色列不允许巴勒斯坦人在东耶路撒冷进行投票,巴方推迟选举,此事引发巴民众对以色列的不满,与巴解组织对立的哈马斯则希望利用此次冲突进一步获得民众的支持。

  如今,新一轮的以色列加沙冲突已进入第二周,双方最新冲突持续升级。当地时间16日,以色列对加沙地带一条主要街道进行空袭,造成42人死亡,为一周来最致命的一次袭击。

  同时,以色列人的日子也不好过,本轮冲突爆发以来,已有10人死亡,每天躲往避弹室或防空洞,已经成为以色列南部居民这几天的“日常生活”。

  与此同时,联合国安理会在16日召开了巴以冲突问题紧急公开会,讨论巴以冲突的解决方案。会议由安理会本月轮值主席国中国的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主持。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持续战斗会令该地区陷入“无法控制的危机”,呼吁立即停止“令人发指”的暴力。

  王毅表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不断升级,造成包括妇女和儿童在内的大量人员伤亡,形势十分危急严峻,停火止暴刻不容缓。国际社会必须紧急行动起来,全力阻止局势进一步恶化,全力防止地区再陷动荡,全力维护当地人民生命安全。

  据新华社报道,中方在会议上提出四点主张,即:停火止暴是当务之急;人道援助是迫切需要;国际支持是应尽义务;“两国方案”是根本出路。

  王毅还特别强调,“我们重申对巴以双方和平人士来华开展对话的邀请,也欢迎巴以双方谈判代表在华举行直接谈判。”

  此前多方曾建议在14日就召开这一会议,但由于美国反对而不得不推迟。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不是在阻挡会议,只是希望晚一点举行,给外交官争取一点时间能够获得更多成果。

  不过美国总统拜登此前曾表示,不能期待巴以问题快速解决,因此不在他的优先事项之列。对此,孙德刚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拜登政府在巴以问题上的态度是矛盾的,一方面拜登认为巴以问题没有那么重要,希望能够从中东抽身。而另一方面,在危机时刻,又表示要加大对巴以问题调停斡旋的力度,希望保持美国的影响力。

  孙德刚表示,受制于美国国内支持以色列的强大势力,以及美国在中东地区感召力的下降,拜登对于当前巴以冲突总的说来是“有心无力”,这是造成他现在矛盾心态的原因。

  对于这场战争的未来,王晋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自从以色列2005年从加沙撤离以来,以色列一直与哈马斯保持心照不宣的平衡,互相不触碰对方的“红线”,但双方的根本矛盾无法调和,所以每隔几年就会引发新一轮的军事冲突,此后可能会在各方斡旋下,形成新的平衡。“基于过往,此轮战事恐怕也很难突破这样的怪圈。”他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